湖北:部分地方整改工作推進不夠有力

       據報道,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的重要決策部署,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30日,…

       據報道,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的重要決策部署,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30日,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對湖北省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針對長江保護修復工作統籌安排專項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見。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督察組于2019年5月6日向湖北省委、省政府進行反饋。反饋會由湖北省省長王曉東主持,督察組組長李家祥通報督察意見,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作表態發言。督察組副組長趙英民,督察組有關人員,湖北省委、省政府領導班子成員及有關部門主要負責同志等參加會議。
       督察認為,湖北省委、省政府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以長江大保護和湖泊治理修復為重點,精心組織,攻堅克難,狠抓落實,取得了顯著進展和成效。
       督察反饋以來,湖北省及時成立由省委書記、省長任雙組長的環境保護督察反饋問題整改工作領導小組,多次召開省委常委會議、省政府常務會議,部署推進生態環境保護和督察整改工作,黨政主要領導對督察整改工作先后作出批示135次。建立月調度、季交賬工作機制,并召開7次整改攻堅交賬會。研究制定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湖北重要講話精神的決定,打響長江大保護十大標志性戰役。2016年以來取締各類碼頭1103個,騰退岸線143公里,清理整治固體廢物堆存點744個。27條長江一級支流入長江斷面Ⅰ—Ⅲ類水質比例逐年提高。
       加大湖泊治理力度,全省拆除127.54萬畝圍欄圍網和養殖網箱,取締27.45萬畝投肥(糞)養殖和4.5萬畝珍珠養殖。完成88座城鎮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安排地方政府債券300億元推進全省鄉鎮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全覆蓋,禁養區內關停搬遷畜禽養殖場(戶)12784家。2018年1月至10月,通順河干流水質由劣Ⅴ類提升為Ⅳ類;神定河、沮河、遺愛湖等河流湖泊水質持續改善。
       完善生態文明考核問責機制,出臺綠色發展指標體系、生態文明建設考核目標體系、生態環境類政績考核辦法等制度,將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列入省委、省政府專項考核目標,強化考核綠色導向。建立完善生態補償機制,制定省內流域橫向生態補償制度,指導市縣簽訂流域上下游生態補償協議,啟動黃柏河等5條河流流域橫向生態補償試點,取得積極進展。
       湖北省高度重視此次“回頭看”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推動解決一大批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截至2019年3月,督察組交辦的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926家,立案處罰238件,罰款2646.3萬元;立案偵查25件,拘留14人;約談514人,問責118人。
       督察指出,湖北省督察整改雖然取得顯著進展,但一些地方和部門仍存在思想認識還不到位、整改工作推進不夠有力等問題,一些問題整改未達到預期目標,甚至還存在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和假裝整改等情況。
       一是一些地方和部門思想認識還不到位。一些領導干部綠色發展理念樹得不牢,對生態環境保護面臨的嚴峻形勢認識不清,工作主動性不夠,對推動督察整改抓得不緊。省發展改革、經濟和信息化等部門未按照整改方案要求制定磷化工產業準入和產能置換相關政策以及具體實施要求,荊門、襄陽仍有磷化工產業新增產能項目違規通過備案或審批。省水利廳在制訂整改方案時,對退垸還湖既沒有明確的工作標準和工作措施,也沒有完成時限。
       荊門市作為磷化工產業主要聚集地區,2017年以來,市委、市政府從未對磷化工企業污染整治工作開展專題研究,以磷化工企業主要集中在下轄鐘祥市為由,將整改責任下壓給鐘祥市政府,既未給予支持指導,也未督辦跟進?,F場督察時,鐘祥市整改等待觀望,敷衍應對,14個磷石膏堆場中,有11個不同程度存在防滲、截洪和防揚散設施不完善等問題,環境污染和隱患十分突出。
       2016年湖北省啟動沿江重化工及造紙行業企業專項集中整治行動,明確整治范圍為長江、漢江、清江及其主要支流,但省發改委擅自將整治范圍縮減為“沿長江及其一級支流”,一些地方甚至進一步縮減。孝感市未將府澴河納入整治范圍,該河屬于長江一級支流,流域15公里范圍內有15家重化工及造紙企業,專項集中整治行動開展以來,部分企業仍存在廢水超標排放問題。
       另外,恩施州利川經濟開發區未建成污水處理廠,但當地2018年初即虛報已建成投運,“回頭看”期間仍然虛報完成建設。截至“回頭看”時,利川市每天約2萬噸生活污水直排清江。
       二是整改責任落實存在差距。一些地方環境質量改善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一些部門整改工作的組織、
       指導、監督責任落實不力。武漢市洪山區未按期完成巡司河黑臭水體整治任務,卻于2017年12月擅自將未完工項目剔除后進行評估,并在公眾測評中弄虛作假,上報巡司河黑臭水體整治初見成效,武漢市水務局未認真審核把關就直接將洪山區提供的情況上報。至“回頭看”時,巡司河仍未消除黑臭。武漢市黃孝河明渠、隨州市南郊1號渠黑臭水體整治工程實際未完成,水體依然黑臭,但均上報已完成治理,弄虛作假。
       襄陽市整改工作推進不力,2017年8家燃煤大戶中6家未完成減煤控制目標,其中4家耗煤量不降反增;襄陽安能熱電有限公司6臺燃煤鍋爐僅采用低氮燃燒技術控制氮氧化物排放,配套脫硝設施較少啟用。2017年全市可吸入顆粒物濃度、細顆粒物濃度、優良天數比例均未達到整改方案要求,細顆粒物濃度等指標不降反升,被原省環保廳實施區域限批,但該市在限批期間仍然違規審批8個涉氣項目。
       咸寧市咸安區斧頭湖湖心、淦河西河橋兩個國控斷面2017年水質未達到考核目標,但考核時未啟動相應否決程序;市政府2016年印發實施的空氣質量和跨界斷面水質生態補償考核辦法,至“回頭看”時仍未落實相關資金,有關規定名存實亡。
       三是敷衍整改問題比較突出。在一些具體整改工作中,一些地方不作為、慢作為,甚至敷衍應對。武漢市南湖周邊污水直排問題整改進展嚴重滯后,整治工程無一建成,南湖水質長期為劣Ⅴ類。環湖43個排口中,有17個明顯混有大量生活污水,其中民院閘大量污水直排,群眾反映強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大量污水長期直排南湖,化學需氧量濃度高達380毫克/升。另外,舊賬未還,一些開發區域又欠新賬,江夏區豹子山街何家湖小區及周邊新建樓盤每天幾千噸污水直排黃家湖湖邊塘。
       填湖占湖仍有發生。2017年以來,經武漢市江夏區政府批準,武漢鴻信世紀、美加置業兩家公司填占湯遜湖湖邊塘水域約40畝,用于房地產開發。咸寧市對填湖占湖行為打擊不力,嘉魚縣金色年華生態養生谷項目違規侵占蜜泉湖湖泊保護區水域100余畝,用于建設旅游設施,直到此次“回頭看”時才緊急拆除相關設施。
       退垸還湖進展滯后。荊州市洪湖2018年度退垸還湖任務為2.98萬畝,直至2018年9月30日才印發實施方案,同年11月才啟動與退垸對象簽訂退垸協議,工作進展嚴重滯后,當年任務難以完成。孝感市對退垸還湖敷衍應對,僅對養殖區域硬埂進行小段開挖,湖面碎片化無明顯改觀,卻聲稱已完成年度任務。
       天門市污水處理廠及配套管網建設嚴重滯后,新建沿岸截污工程浮皮潦草,管網和集水井多處破裂,每天近2萬噸生活污水直排天門河。流經市區的天門河二橋至陸羽大橋不足6公里河段,水質由Ⅲ類急劇下降至Ⅴ類。該市還對原省環保廳對天門市實施涉水項目區域限批的要求不以為然,擅自縮減限批范圍,在限批區域內審批涉水項目達48個,占全部涉水項目的45.7%。
       四是表面整改、假裝整改仍有發生。一些地方推進整改不力,特別在群眾舉報問題辦理方面,存在表面整改、假裝整改問題。第一輪督察期間,群眾多次反映襄陽市棗陽城區護城河水體黑臭問題,棗陽市于2017年11月上報辦結銷號。經核查,棗陽市實際僅對該河實施撒藥殺菌除臭處理和漂浮物打撈,仍有多個排污口污水直排入河,監測結果顯示該河屬于重度黑臭水體,群眾反映強烈。
       第一輪督察期間,鄂州市葛店開發區臭氣擾民問題投訴量占到該市投訴總量的1/3,但葛店開發區整改不細不實,驗收流于形式,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導致群眾持續投訴不斷。赤壁市在辦理群眾舉報問題時弄虛作假,針對群眾舉報的趙李橋鎮良華碳酸鈣廠、萬洲氧化鈣廠污染飲用水水源問題,赤壁市稱2016年已依法查封關閉,但兩家企業2018年仍存在持續大量用電生產情況。
       2016年列入政府建設計劃的荊州市紅光污水處理廠二期擴建項目至“回頭看”時尚未啟動,城區每天仍有約3.4萬噸生活污水直排。為應對督察,荊州市在“回頭看”進駐前,對沿河沿渠所有排污口實行封堵,導致城區部分區域污水倒灌路面,嚴重影響群眾正常生活。
       專項督察發現,湖北省圍繞長江大保護開展了一系列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問題依然較多,形勢依然嚴峻。
       沿江工業污染和環境風險依然突出。湖北省現有105家重化工及造紙企業,分布在長江、漢江岸線1公里范圍內,污染物排放總量大、環境風險突出。湖北省鼎龍化學股份有限公司、武漢平煤武鋼聯合焦化有限責任公司等重化工企業2016年以來多次超標,當地環境保護部門以罰代管,企業違法排污問題至“回頭看”時仍未徹底解決。
       非法碼頭清理整治不到位。省交通運輸廳擅自縮減國家關于長江“黑碼頭”清理整治范圍,放松對非法碼頭的排查整治。長江湖北宜昌中華鱘省級自然保護區內共有108個非法碼頭,其中61個位于核心區和緩沖區內,但宜昌市前期僅摸排上報19個。洪監高速三標段項目配套的臨時砂石碼頭,位于長江新螺段白鰭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至“回頭看”時仍未清理到位。漢江兩岸部分非法砂石碼頭清理整治進度滯后。
       船舶污染與風險不容忽視。2016年以來宜昌海事局開展的35次船舶生活污水委托抽測中,23次超標;三峽海事局2018年委托抽測船舶生活污水8次,均超標。督察組在荊門市現場抽查4艘貨輪,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全部閑置。長江湖北段至今未建成一座航運化學品污染應急處置設備庫和化學品洗艙站。漢江流域化學品應急設備庫、化學品洗艙站、溢油應急設備庫等多處于空白,2018-2020年規劃建設的十堰和武漢兩個50噸溢油應急設備庫尚未實施。
       督察要求,湖北省委、省政府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堅決扛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的政治責任。要切實貫徹落實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大決策部署,嚴格落實沿江重化工及造紙行業整治要求,推動磷化工行業轉型升級,系統推進長江干支流水污染防治。要堅守陣地,鞏固成果,嚴厲打擊填湖、占湖、圍湖行為,持續做好退垸還湖等相關工作。要依紀依法嚴肅責任追究,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并按有關規定嚴肅、精準、有效問責。
       督察強調,湖北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反饋意見,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國務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湖北省委、省政府處理。

為您推薦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七台河| 济源| 廊坊| 云南昆明| 昌吉| 安康| 基隆| 燕郊| 海拉尔| 扬中| 德宏| 济南| 巴音郭楞| 仁怀| 柳州| 河北石家庄| 吉安| 雄安新区| 浙江杭州| 开封| 甘孜| 乌兰察布| 台州| 常州| 吉林长春| 白山| 喀什| 仁怀| 大理| 醴陵| 怒江| 玉林| 阜阳| 临汾| 高雄| 阿克苏| 贵港| 雅安| 锦州| 巢湖| 迪庆| 莱芜| 昭通| 秦皇岛| 铜川| 济南| 周口| 云南昆明| 咸阳| 海南| 鸡西| 鹤岗| 廊坊| 蓬莱| 汉中| 鸡西| 枣阳| 广元| 广饶| 陇南| 澳门澳门| 海安| 南京| 和县| 荆州| 阳江| 平凉| 蚌埠| 永康| 偃师| 梅州| 绥化| 醴陵| 长葛| 绍兴| 东营| 宜宾| 德州| 葫芦岛| 潮州| 龙口| 仁怀| 台北| 汝州| 青州| 庄河| 万宁| 基隆| 铜仁| 黔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保山| 吐鲁番| 鞍山| 三门峡| 淄博| 锦州| 威海| 开封| 改则| 东海| 涿州| 鹤壁| 五指山| 柳州| 曹县| 喀什| 厦门| 山西太原| 黔西南| 南阳| 海安| 鹰潭| 晋江| 长垣| 遵义| 巴彦淖尔市| 云浮| 齐齐哈尔| 清远| 昆山| 通辽| 百色| 鹤壁| 安阳| 苍南| 固原| 阿坝| 沧州| 滕州| 鸡西| 铁岭| 桓台| 柳州| 铜陵| 海南海口| 如皋| 常德| 诸暨| 洛阳| 金昌| 慈溪| 禹州| 莱芜| 焦作| 烟台| 台北| 周口| 芜湖| 项城| 贵港| 仙桃| 九江| 张家界| 沧州| 平顶山| 武夷山| 陇南| 珠海| 南通| 张北| 昭通| 肇庆| 咸阳| 济源| 徐州| 招远| 四平| 三河| 洛阳| 安徽合肥| 宿迁| 汕尾| 琼海| 牡丹江| 仁怀| 西藏拉萨| 玉溪| 公主岭| 项城| 大庆| 资阳| 晋江| 新乡| 大丰| 任丘| 信阳| 明港| 襄阳| 陕西西安| 德宏| 大庆| 德宏| 大兴安岭| 巢湖| 桐乡| 潍坊| 阿拉尔| 靖江| 忻州| 淮安| 商丘| 鹤岗| 黑龙江哈尔滨| 海安| 铜川| 淮安| 铜仁| 鸡西| 鹤壁| 定安| 台北| 公主岭| 菏泽| 海南海口| 株洲| 酒泉| 汕尾| 怀化| 台湾台湾| 台南| 济源| 泗洪| 红河| 吉林长春| 湘西| 章丘| 肇庆| 贵港| 黔西南| 长垣| 昌都| 阜新| 武威| 安庆| 公主岭| 万宁| 酒泉| 阜阳| 钦州| 巴彦淖尔市| 茂名| 烟台| 澄迈| 包头| 河源| 新疆乌鲁木齐| 寿光| 建湖| 石狮| 汕尾| 赵县| 苍南| 沧州| 金华| 淮南| 安顺| 鄂尔多斯| 雅安| 昭通| 海东| 神木| 黔西南| 喀什| 鹤岗| 商丘| 新乡| 如皋| 库尔勒| 阜阳| 安阳| 中卫| 阿勒泰| 漳州| 靖江| 广州| 济南| 商洛| 咸宁| 揭阳| 定西| 牡丹江| 保定| 莱芜| 和县| 自贡| 天门| 河南郑州| 莱州| 滕州| 保山| 慈溪| 台湾台湾| 铜川| 图木舒克| 济南| 昭通| 长垣| 鹤岗| 洛阳|